“猿团”项目股权众筹漏洞百出 36氪难辞其咎
时间:2017-07-13 11:18 来源: 创事记
文/詹春丽2017年7月11日,尽管有36氪旗下的氪空间获中民投资本战略投资,要做最大的华人创新社群聚合空间的好新闻传出,但还是掩盖不了另一个坏消息:36氪又和钛媒体怼撕起来了!7月10日11:41,钛媒体发布文章《......

文/詹春丽

2017年7月11日,尽管有36氪旗下的氪空间获中民投资本战略投资,要做最大的华人创新社群聚合空间的好新闻传出,但还是掩盖不了另一个坏消息:36氪又和钛媒体怼撕起来了!

7月10日11:41,钛媒体发布文章《36氪再陷“涉嫌诈骗”漩涡,中国股权众筹已近落幕》,指出36氪股权众筹平台的“猿团”项目是一个“投资骗局”。

7月10日23:00,36氪连发《致未来,致媒体同行》和《关于钛媒体恶意中伤、抹黑的不实负面报道之声明》两文回应,控诉钛媒体恶意抹黑,不正当竞争。

7月11日10:20,钛媒体再次发文《致36氪致未来,也致责任致信仰》,称调查报道合法合理,36氪回应避重就轻。

还是相同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2016年6月3日,钛媒体发表《36氪深陷股权众筹项目“涉嫌欺诈”旋涡深度调查》,指出36氪股权投资平台在宏力能源的新三板定增项目上涉嫌虚假宣传。

“猿团”项目股权众筹漏洞百出,36氪难辞其咎

面对一年前钛媒体的质疑,36氪勇于承担自己的责任,承诺尽力挽回投资人损失,并将对平台上已有的和拟上线的融资项目进行更加全面的梳理和审慎评估,降低潜在风险。如今一年过去了,类似事件重出江湖,且不说一年前的承诺是否兑现,仅是一封顾左右而言他的声明,便显得36氪很没有耐心,引来无数吐槽。

那么,在此次“猿团”项目的股权众筹中,36氪作为股权众筹平台,到底存在哪些法律问题?

一、根据《私募股权众筹融资管理办法(试行)》第八条第二款和第四款,股权众筹平台应当履行对投融资双方进行实名认证,对用户信息的真实性进行必要审核和对融资项目的合法性进行必要审核的职责。

作为“猿团”项目创始人的谢恩明,早已被地方法院连续列入“被执行人“名单并发布公告,36氪众筹平台在没有完全调查清楚的情况下予以不实包装。甚至谢恩明在早年开猫铺创业时,欠下债主钱后佯装罹患绝症四处躲债的跑路前科,36氪都没有调查清楚。

二、根据《私募股权众筹融资管理办法(试行)》第八条第四款,股权众筹平台应当履行采取措施防范欺诈行为,发现欺诈行为或其他损害投资者利益的情形,及时公告并终止相关众筹活动的职责。

“猿团”项目在通过36氪股权众筹平台获得天使+融资轮之后,于2016年初建立了自己的股权众筹平台。这件事情发生在36氪猿团项目第二轮融资结束后不久,此时36氪已经对该项目进展的跟进失控了,同时他们是知情的,但是却并未将新情况告知投资人。

四、根据行业领投人规则,领投人与融资人应以双向自愿选择为原则;根据《公司法》相关规定,领投就是在投资的有限合伙企业里担任普通合伙人的投资者,跟投就是有限合伙人。普通合伙人要承担责任履行义务,对创业企业进行尽职调查、进行投资谈判,行使本轮投资的监督与筹后管理职责。

关于36氪方在“猿团”项目宣传中的第一轮股权众筹领投人蒋涛,极客帮在声明中并未提及和承认其“领投人”身份,并说明决定做第一轮股权众筹时,36氪从未与蒋涛有过任何沟通。而猿团众筹信息均由平台方36氪做出,36氪从未要求蒋涛或极客帮提供任何有关猿团的资料。

第二轮融资领投人胡定欣也表示,36氪作为股权众筹平台,并未与领投人签订领投协议等材料,也没有向领投人胡定欣的领投提出资料提供要求或征求是否愿意领投的意见。

五、根据《公司法》相关规定,投资人作为股东,依法享有对公司的经营状况以及公司财务享有知情权;根据人民银行等十部门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股权众筹融资方应为小微企业,应通过股权众筹融资中介机构向投资人如实披露企业的商业模式、经营管理、财务、资金使用等关键信息,不得误导或欺诈投资者。

“猿团”项目的尽调资料以及年度财务报表,36氪股权众筹平台以“与领投人签订保密协议”,“涉及商业秘密”等为由,并未向一次又一次前来索取的投资人公布。然而,在极客帮事后的声明里,蒋涛和极客帮没有提供任何资料给36氪或签署任何保密协议。

六、根据我国《商标法》第五十条,认定侵犯商标权的方式有:

(一)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的许可,在同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近或者近似的商标的;

(二)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的;

(三)伪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册商标标识或者销售伪造、擅自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的;

(四)故意为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提供便利条件的;

(五)给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造成其他损害的。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条的规定,“给他人的注册商标专用权造成其他损害的”商标侵权行为有:

(一)在同一种或者类似商品上,将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标志作为商品名称或者商品装潢使用,误导公众的;

(二)故意为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提供仓储、运输、邮寄、隐匿等便利条件的;

(三)将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或者相近似的文字作为企业的字号在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突出使用,容易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的;

(四)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注册的驰名商标或其主要部分在不相同或者不相类似商品上作为商标使用,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的;

(五)将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或者相近似的文字注册为域名,并且通过该域名进行相关商品交易的电子商务,容易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的。

显然,钛媒体在新闻报道中使用36氪以及猿团商标并未违反上述法规,而36氪在律师声明中提及的“严重侵犯其商标权”并不成立,且涉嫌损害商业信誉。

根据《刑法》第246条,“诽谤”是指故意捏造事实,并且进行散播,损害他人人格和名誉的行为。为了保护个人、法人和其他组织的人身、财产等合法权利,利用互联网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有关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在钛媒体的文章中,对36氪现在对接该项目的人员许靓说,如今36氪也联系不上蒋涛,领投方极客帮表示蒋涛已经离开该机构,对于36氪的问询并不配合。

极客帮创投合伙人蒋涛  而极客帮在声明中打脸36氪,许靓从未与极客帮或蒋涛有过任何联系或沟通,更不存在“极客帮表示蒋涛已经离开”。蒋涛作为极客帮创始合伙人始终参与极客帮的投资、管理和决策事务。如若报道属实,许靓则涉嫌诽谤。

钛媒体和36氪两番互怼之后,双方偃旗息鼓,至今都没有就“猿团”项目涉嫌股权众筹欺诈事件再起波澜。36氪的沉默大多来自于理亏,无论抱着怎样的目的,钛媒体所言不虚,这从36氪避重就轻的声明以及律师函中便可知晓。舆论可以沉下去,但问题还是要依法解决,此次事件,36氪股权汇众筹平台难辞其咎,最终会为自己漠视法律的行为承担责任。

钛媒体占尽上风?法律的红线还是要小心

反观在两次“36氪涉嫌股权众筹欺诈”事件里的钛媒体,不仅从法律的专业角度切中要害,还先发制人,声明36氪的股权众筹平台业务与钛媒体不构成利益相关,并非“媒体互撕”,似乎占尽了上风。然而在我看来,钛媒体同样站在法律红线的面前,一不小心就有踩上去的危险。

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四条规定,经营者不得捏造、散布虚伪事实,损害竞争对手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

36氪有媒体属性,与钛媒体形成一定竞争关系。若36氪能举证律师函中所说的钛媒体报道不实,钛媒则涉嫌违反《不正当竞争法》,损害竞争对手的商业信誉和声誉。

36氪创投助手中关于猿团项目的最新截图  二、根据《关于严防虚假新闻报道的若干规定》第一条,新闻记者开展新闻采访活动必须遵守国家法律法规,严禁编发虚假新闻和失实报道;第三款,新闻记者编发新闻报道必须坚持实事求是,不得发布虚假新闻,严禁依据道听途说编写新闻或者虚构新闻细节,不得凭借主观猜测改变或者杜撰新闻事实,不得故意歪曲事实真相,不得对新闻图片或者新闻视频的内容进行影响其真实性的修改。

如果36氪方在律师声明中所指,“钛媒体记者没有遵循全面客观调查事情真相,发表严重不符合事实的文章,出现至少7处严重失实的描述,并在文章中对袁俊先生提供的真实情况做出隐瞒,也并未采访平台方提供的关键采访对象,用片面的信息误导读者”举证成功,钛媒体则涉嫌违反新闻规定。

且极客帮在声明中表示,极客帮和蒋涛合计出资100万,并非文章所称的出资60万加上40万的领投收益,且从未获得过所谓20%的收益。钛媒体未经调查求证即发布不实信息,违反新闻报道真实客观的原则性。

股权众筹法律风险大,真正受伤的是众筹者

“猿团项目”事件,大多数人的焦点聚集在钛媒体与36氪的纷争上,公关也好,互撕也罢,一切丑陋都不会被蒙混掩盖,终将在法律面前暴露无遗。但值得注意的是,股权众筹欺诈背后真正受伤害的还是那些众筹者。

自2014年,我国股权众筹迎来快速发展时期,平台和投资人数量激增,但野蛮生长渐渐带来诸多法律风险问题。除了钛媒体在“36氪股权众筹平台涉嫌投资欺诈”事件里提到的出资人利益保护问题,股权众筹平台权利义务模糊,还有运营的合法性,容易构成非法集资犯罪等。

证监会发言人曾明确,要对众筹进行监管,并发布实施《私募股权众筹融资管理办法(试行)》。但股权众筹平台作为一种新型的互联金融,对商业银行法、票据法、担保法等一系列商事法律都提出了新问题。

尽管有人说,股权众筹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都是做不大的一个行业,很多众筹平台早已烟灰弹灭,能支撑下去的都是苦主,36kr挨骂、众投邦也挨骂。但我国的富裕阶层正在崛起,创业型企业也对股权融资有很大的需求,未来,属于互联网金融的股权众筹发展速度必将越来越快,其间也必然伴随越来越多的问题。规则缺失,投机心重,面对这片土地,除了加强立法监管,更需要融资者以及股权众筹平台等从业者们更多的理性和耐心,守住法律的红线。

詹春丽,i律师副主编。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