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直播的命门,游戏厂商的法门
时间:2017-11-30 08:59 作者: YongZ 来源: 网络
近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判决YY侵害网易《梦幻西游》和《梦幻西游2》的著作权,并赔偿网易经济损失2000万元。网易CEO丁磊回应表示,网易对游戏主播与直播平台持开放包容的心态。...

近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判决YY侵害网易《梦幻西游》和《梦幻西游2》的著作权,并赔偿网易经济损失2000万元。网易CEO丁磊回应表示,网易对游戏主播与直播平台持开放包容的心态,与YY发生纠纷在于其旗下主播在直播过程中插入广告,将观众引流向一款网页游戏,造成了较差的观看体验。

而YY董荣杰则表示,游戏直播不等同于游戏盗版。尽管YY已经提起上诉,这并不代表最终判决,但却反映出游戏直播在与游戏繁荣共生的基础上仍然受制于游戏的事实。和游戏的合作或成为直播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一、游戏对直播意义重大,是直播之本

9158、六间房这样的秀场直播兴起后一直闷声发大财,很多公司试图与9158竞争秀场直播而败北。2014年是一个转折点,PC游戏直播兴起,先是从Acfun脱离出来的斗鱼正式以游戏直播开始运营,然后战旗、虎牙、龙珠、熊猫等游戏直播平台相继成立。

如果没有LOL、Dota这样的游戏直播,就没有斗鱼、虎牙们的现在。而且到目前为止,游戏直播仍为斗鱼、虎牙、龙珠、战旗等带来超过50%以上的用户和收入来源。单单王者荣耀一款游戏,在某些平台就超过30%的用户覆盖,而为了增强平台游戏直播的实力,平台疯狂地进行主播挖角:斗鱼从企鹅电竞挖来了张大仙;从虎牙挖来了嗨氏;熊猫挖来了囚徒、2009;虎牙挖来了安德罗妮、萌太奇......

而移动端的直播平台同样也是重视游戏直播,在移动直播风口过去DAU下降之后,移动直播就需要不断引入新内容和新模式,映客、花椒都已经引入游戏直播,特别是当下最热门的王者荣耀和绝地求生直播,游戏已经成为所有直播平台的主要流量来源和收入来源。

二、游戏和直播相爱相生互取所需

直播能帮助游戏覆盖更多用户,特别是对于新游和数据处于平稳期的游戏尤甚,直播是游戏品牌的放大器,而且游戏直播对游戏带动效果明显。尼尔森美国调查的数据显示,69%的人因为看了游戏直播而下载或购买了游戏。在新游上线或游戏新版本发布时,游戏厂商都会与直播平台合作,比如网易《终结者2》推广初期在斗鱼就进行了数千万的推广,单邀请PDD一场一小时直播就耗费一百多万元。

对直播平台来说,游戏是直播平台最为重要的内容之一,游戏主播可以持续且高效地产生内容,同时用户对游戏和主播的粘性非常高。对比泛娱乐的美色直播用户很快会看厌恶,因为内容的高度同质化和无法迭代升级,这也是为什么映客的DAU极速下滑,而斗鱼虎牙等游戏直播平台DAU仍处于上升阶段。

在目前的情形下,游戏用户的ARPU值也较高,更为重要的是同类别的游戏操作是相通的,带来的结果是主播的生命周期较长,同时也可以抓住和引导用户的新游戏需求。所以主播是游戏平台最重要的资产之一,我们能看到很多的守望先锋主播已经转型为绝地求生主播。

目前大多数情况下,游戏和直播平台是相爱相生,各取所需,处于良性发展的阶段。

三、直播的命门在游戏厂商

游戏和直播各取所需,才能在目前的平衡下相爱相生,甚至游戏也为了直播平台的传播而付费以及降低姿态。比如腾讯的KPL为了获得最大的传播量,将直播版权半卖半送给了包括映客在内的六大直播平台。但网易起诉YY并且获得一审胜诉,揭示了游戏直播的命门,那就是受制于游戏厂商。只要顶级的游戏厂商限制某个直播平台的游戏直播,那游戏直播将会遭受毁灭性打击。

对平台用户和流量的打击。用户在直播平台是浏览内容的,如果平台不能提供满足用户需求的内容,用户会自然转移到提供内容的平台,目前王者荣耀和“吃鸡”已经占据直播平台至少50%的流量,如果腾讯这样的巨头限制某个平台直播所有腾讯游戏,那该直播平台基本可以宣告死亡了。

对游戏主播的打击。游戏主播在某个专业游戏领域具有特长,比如张大仙之于王者荣耀,小苍之于LOL,sol之于炉石。如果王者荣耀限制某平台不能直播,那这群主播的内容生产和收益势必会造成极大影响,而探索新的领域同样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最终必然造成核心主播大量流失,此消彼长也将严重影响直播平台的发展和格局。

四、游戏厂商制约游戏平台的法门

对于体量大的游戏公司来说,当游戏成为下游最重要的资产时,上游的游戏公司就有了控制权。当然前提是体量大的游戏公司才有此特权,在中国唯有腾讯和网易。对于其他小公司来说,指望直播渠道带来新用户还不够,当然不可能干下自断财路的蠢事。

但体量大的游戏公司就不一样了,生态和狙击竞争对手的需求,让直播这个下游渠道有机会成为游戏竞争的筹码。

生态布局的需求。当游戏厂商为了布局生态,需要将触角伸到游戏直播领域会发生什么呢?游戏厂商手里的游戏即是萝卜又是大棒,如果游戏厂商试图投资直播平台时,游戏直播内容特权就成为一个筹码,进可以用限制直播来威慑,退可以用更好的价格来给予直播特权。这就导致厂商提出的要求直播平台几乎无法拒绝,比如腾讯可以“强行”将KPL和LPL的赛事特权让渡给直播平台,以获取更多的资源。

狙击竞争对手的需求。游戏竞争极为激烈,特别是当下较火的直播渠道,主播直播的引导会带来游戏品牌在直播平台出现此消彼长的关系,因此借用直播平台狙击竞争对手就成为必须的一步。目前腾讯已经开局,在网易荒野行动初推出时与斗鱼合作较深。斗鱼也定制了专门的荒野行动频道,多种组合推广策略让网易荒野行动数天霸榜App Store首位,让腾讯惊出一身冷汗。而当腾讯光荣使命和荒岛特训推出时,网易荒野求生的板块就从斗鱼消失了,转而腾讯的荒岛特训排在首位。

对于直播平台而言,游戏直播的命门几乎不会被击中,因为限制直播平台只会降低游戏带来的营收,同时也无法从直播平台得到实际的费用补偿,百害而无一利。但当游戏服务于直播生态时,游戏就成为游戏厂商最重要的谈判筹码,而且该筹码近乎无懈可击,逼迫直播平台在权益和投资上不得不让步。

当直播平台通过游戏直播获取用户和收益的时候,悬在游戏直播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仍然随时会落下。对于游戏公司而言提前投资直播平台可获得更大的话语权,对于直播平台而言提前站队游戏公司,或可以保证更良性发展,毕竟YY被起诉的现状就在眼前。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