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爱奇艺龚宇:成功的标准不是收入
时间:2017-04-22 21:32 来源: 腾讯科技
龚宇很平静。不论是经历了七年拼杀之后,还是经历了忙碌的一天之后,他都很平静。2010年4月22日,爱奇艺上线。在之后的七年时间里,各家视频网站命途迥异:有的选择大手笔投入抢份额,有的选择节约成本谋上市,有 ...

龚宇很平静。不论是经历了七年拼杀之后,还是经历了忙碌的一天之后,他都很平静。

2010年4月22日,爱奇艺上线。在之后的七年时间里,各家视频网站命途迥异:有的选择大手笔投入抢份额,有的选择节约成本谋上市,有的转型,有的加入更大公司的阵营。而整个视频行业从烧钱买版权到纷纷发力自制,再到拼流畅体验、拼VIP会员服务,也经历了起起伏伏。

在七年的节点,爱奇艺创始人兼CEO龚宇接受了腾讯科技的采访。这次采访不谈上市相关问题,不谈具体业务线的布局思路,更多围绕七年来爱奇艺自身的文化如何发展以及龚宇个人有何心灵感悟。

成功的标准不是收入

“不知道是我年纪大了还是什么,平静下来就觉得无所谓了。”今年49岁的龚宇如是感慨过去七年他所经历的困难、冲突。“谈不上刻骨铭心,可能有些唏嘘,但谈不上特兴奋。”

爱奇艺确实经历了很多坎坷,一开始的许可证问题,马东、张语芯等等的人才流失问题等等。龚宇仍然保持平静:“真不是嘚瑟,不论是今天还是过去遇到的沟沟坎坎,哪怕不好的事情,我都觉得无所谓。困难归困难、麻烦归麻烦、烦人归烦人,感觉就是命中注定就得遇到这些东西,那你淡定地、心平气和地把它解决就完了。”

以人才问题为例,龚宇对于高管的来来去去早已放平心态。

“我们这个行业市场变化太快,要不停有创新意识的人进来。但我是创业出身,我非常尊重从爱奇艺走去创业的人,我们公司或我个人,能帮则帮。走了之后成为我们的合作伙伴的,我们也欢迎。”他说:“如果爱奇艺没有给你提供良好的可发展的空间,你出去创业我是赞赏的,会为你高兴。但这个行业是有规则、契约的,尊重契约关系是最基本的诉求,所以如果有同业竞业禁止协议已经签订了,就应该遵守。如果违约了,就应该受到惩罚。”

另一个心态平和的例子则是龚宇并不在意爱奇艺是否处于绝对领先的位置。他反复强调的是爱奇艺能否建立一个完善、成熟的机制,在别人超越它的时候有机会反超。他的目标是把爱奇艺做成功。而成功的标准不是收入有多大、不是市值有多大。他认为成功的公司像一列先进的高速的火车,往前运转。“当你完全不发愁它的方向、它的动力时,就够了。”

“哪个公司达到了你的标准?能给一个具象的例子吗?”腾讯科技追问。

龚宇想了想说:“视频企业没有,如果非得举例,腾讯、阿里是吧。坦白说,这都是我们非常尊敬的领头企业。百度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它有些挑战,其实每家企业都有挑战。他们三家都很优秀。但是其他的一些企业,想想还真的普遍没有这么稳定。”

盈利是个策略问题

“我就不做哪年盈利的预测了吧,老预测不准。”龚宇谦虚地说。

但事实上,龚宇过去七年里的很多预测都已成为现实。

例如2013年的互联网大会上,龚宇预测:“视频行业的共识已经达成,商业模式是正确的,但是最大的问题是行业集中度低。行业集中度提高是正确的行业趋势和方向。从希望盈利的规模更大和行业更健康的角度看,视频行业还是需要出现大的并购。而且理想的状态最好是两家,因为两家既有一定的竞争,对整个的行业来讲是好的。但是事实上在中国目前的环境下形成两家的局面可能性比较低,所以可能是三家。”

龚宇的话一一应验。“盈利,不是一个预测的问题,而是一个策略的问题。如果你想让他盈利,可以,但要有巨大代价的。市场份额百分之百到不了第一了。”龚宇笑着说,同时表示不愿具体阐述是因为“我说完以后,竞争对手就知道我发起冲锋的时间点了。干成事儿难,但破坏一件事的代价还是比较低的。”

换言之,对于爱奇艺来说,盈利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但一旦决定要去盈利的策略,现阶段就会有所失去。“我们这个行业任何一个单一收入增长得很高,没用。你必须是样样都做好才行。比如广告、收费、衍生品等等,只要这个行业是主流的业务,你必须都做起来。你看任何一个好莱坞公司收入构成一定是多样的,不是靠单一收入。所以才需要我们建造一个生态系统。所谓生态系统,就是众多资源,聚合在一起,单一的一定会被拥有健康生态系统的打败的。”

根据百度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2016年爱奇艺营收112.83亿元,同比增长113%,高于分析师预估。运营成本和费用为140.5亿元,亏损率为24.6%,同比去年亏损45%,亏损率大幅缩减。2016年,爱奇艺的财务状况得到了极大改善。而对于视频网站的盈利预期,华尔街分析师普遍认为,2017年爱奇艺营收将达到171亿元,且亏损将不断收窄,最终在2019年将实现盈亏平衡。

“焦虑啊,哈哈,不焦虑,没什么可焦虑的。”龚宇说。

爱奇艺与“优酷们”的不同点

面对行业的你追我赶,龚宇有自己的一套思路。

“腾讯视频、优酷,他们本质是一个企业的事业部,他们是没有股权、百分比这些的。”他说:“百度是我们控股股东,我们还有将近10个股东,我们的运作是董事会管理,我们的资金是融资。当然,百度通常是领投,它是资金方面最支持我们的,也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出手帮助爱奇艺的,但是也不是唯一的股东,这是质的不同。”

他看到了竞争对手背后的强大实力,也找到了爱奇艺与之不同的地方:“爱奇艺管理团队的心态、自我要求,会像运作独立公司一样。我要把业务做好,我要把爱奇艺的价值做到大家觉得有价值投资的程度,百度愿意投、其他的战略股东包括小米愿意投,这是我们的一个目标。”

相比于完全成长于腾讯内部的腾讯视频和被阿里巴巴以56亿美金全资收购优酷土豆,爱奇艺的确相对独立。2017 年 2 月,爱奇艺完成15. 3 亿美元可转债认购,抛开作为控股股东的百度不说,参与可转债认购的其他基金高瓴资本、博裕资本、润良泰基金、IDG、光际资本、红杉实力都不俗。

当时龚宇笑谈竞争:“距离上次打架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年纪大了,逃跑都跑不动。”

他向腾讯科技坦言不用整合是爱奇艺的优势:“另外两家,一个游戏主导,一个电商主导,做到一定程度是需要整合的。我觉得世界很公平,你现有的资源都有了,你未必就是最成功的。因为你有各种各样的约束、不如意的地方,包括人员、整合成本等等,所以这世界才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换句话说,历史拥有的,不一定是最能让你成功的,我们是没有包袱一身轻。”

龚宇说完,长舒了一口气。

七年时间眨眼而过,优酷创始人古永锵(微博)做回了投资老本行,土豆创始人王微(微博)创办追光动画,自己当起了编剧导演。兜兜转转,只剩下龚宇一人还留在视频行业的一线。“不出意外的话,爱奇艺是我退休前的最后一个事业。但我离退休还远了去了。”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