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推出“五新”战略:背后的目标是啥?
时间:2017-07-12 17:44 来源: 雷锋网
一流公司与其他公司的一个根本区别标志,在于能否及时踩中行业时间点、跳出安逸区,提前布局。差不多前两年,线上流量逐渐枯竭、成本提高,类似阿里、京东这样体量的大电商平台努力挣扎盈利时,更多小平台面临亏......

一流公司与其他公司的一个根本区别标志,在于能否及时踩中行业时间点、跳出安逸区,提前布局。

差不多前两年,线上流量逐渐枯竭、成本提高,类似阿里、京东这样体量的大电商平台努力挣扎盈利时,更多小平台面临亏损、倒闭的危机。甚至一度出现稍大平台通过吞噬小平台存活的“人食人”局面。

之后,电商平台将战略调整为线上转线下。

2014至15年,阿里与京东针对线下零售店面推出“一站式”进货平台,分别成立零售通与新通路事业部。之后,京东投资永辉超市、与全球零售巨头沃尔玛结盟,阿里与苏宁结盟、投资盒马鲜生、收购联华超市股权。步步为营,逐渐显露出线上电商巨头转向线下的战略野心。

新旧对于普通人来讲,或许只是物品状态的概括,但对于竞争激烈的企业来说,却等于生或死。2017年7月,阿里重启搁置五年的网商大会,并提出“五新”理念,将阿里巴巴从纯电商领域扩展至跨越全行业的技术平台。

时隔五年重启网商

2004年,马云刚做淘宝时,雨天,上海,咖啡馆,他见了几位eBay卖家。

马云当时问,“你们觉得未来电商是怎样的?”

答曰:我们都是大卖家,做得特别好。其中最大的一个卖家,月营业额五万块。

听及此,马云觉得这个人太自负了,在他看来,十年之后,作为电商卖家月营业地低于一百万人民币,你都该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卖家。

所有人哄堂大笑,嘲讽马云根本就是个外行。

当时很多人不相信电子商务、不相信互联网,也不认为互联网会对零售行业造成巨大冲击。

据雷锋网了解,2004年,阿里首次提出“网商”概念、并举行第一届网商大会时,网上淘宝一年销售额80亿人民币。2012年,阿里巴巴召开第九届、也是此前最后一届网商大会时,马云感觉,那个时候,网商需要进行改革、提升,整个形态也需要改变,特别是零售行业在2012年逐渐开始相信电子商务。于是,马云停掉网商大会的举行,开始反躬自省地思考。

2014年,阿里电商一秒交易额已达七个亿。整个业态从不相信互联网、不相信电子商务,到恐慌互联网、恐慌电子商务、恐慌电子商务要把所有行业都摧毁掉。这个时候,马云认为,是需要重启网商大会的时间点,为的,是告诉大家,阿里不是抢生意,是在将整个蛋糕做得更大。

在马云看来,所有的制造业要高度警惕,如果过去十年对零售行业有巨大的冲击的话,那么未来十年对制造行业的冲击将越来越深远。所以从零售到制造到供应链,变革将会越来越大。

新网商新战略

2008年左右,马云在内部全体员工大会上讲过一句话:中国绝大多数从事电子商务的人都在我们公司,如果中国电子商务做的好,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但如果中国电子商务做的不好,跟我们一定有关系。

如今,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的飞速变化,带动各行各业随之变换,处理不好,制造业会像今天的零售行业一样哇哇乱叫。于是,马云提出包括新零售、新金融、新技术、新制造、新能源的“五新”概念与“made in internet”的概念。

马云说:“今天我们提出的Made In Internet,千万不要认为它是一个口号,它会影响每一个人。从现在开始,请重新思考你的商业模式,重新思考你的消费者,重新思考你的供货商,重新思考你的物流体系和融资体系。每个人都要加入到Made In Internet的大潮中,你加入就是机会,不加入肯定没有机会”。

阿里巴巴成立“五新执行委员会”的战略之举,与马云所阐述的Made In Internet时代,都在传递同一个信息——在Made In Internet时代,所有行业都到了重启和升级的时代节点。

马云认为,“未来制造业将是C2B,根据消费者需求个性化定制。今天定制很贵,但未来如果你不能做定制,企业就很难起来。以前我们说中国制造、法国制造,今后将是‘made in internet’,可能设计是美国的,制造是德国的,组装是中国的,全世界销售。我想帮中小企业、年轻人、妇女,实现全球卖、全球买、全球付、全球运。”

7月11日一大早,许久没发过全员邮件的马云,给所有阿里人写信称,即日起成立阿里巴巴“五新”执行委员会,负责全面落实“五新”战略的执行。

这意味着,自去年10月马云在云栖大会上首次提出“五新”概念开始,历经9个月的时间,马云已将其提升至战略高度,并亲自部署执行部门来进行落地。

“五新”执行委员会“一把手”为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他担任委员会主席,全面统筹阿里巴巴集团、蚂蚁金服集团、菜鸟网络等阿里生态体系的所有力量。

蚂蚁金服CEO井贤栋担任委员会副主席。其他10名成员,大多是阿里巴巴合伙人,分别来自天猫、淘宝、蚂蚁金服、菜鸟网络等。技术、市场、营销、风险等领域,一应俱全。

“我们希望这个新经济体能够为全世界创造1亿就业机会,服务20亿的消费者,希望这个新经济体能够让1000万家企业盈利。”马云强调,“但阿里巴巴并不拥有这个新经济体。”

是的,马云在新一届网商大会上,除了重点讲解新概念,同时反复强调的一个结论是——阿里巴巴不搞垄断。

回应垄断的插曲

6月,阿里菜鸟与顺丰快递之间的龃龉似乎刚刚发生在昨日。双方在关闭数据接口、拒绝回传物流信息、剔除合作选项等方面矛盾不断升级,之后国家邮政局出面斡旋,局面暂时得到缓解。

但针对于阿里垄断的言论一度甚嚣尘上。

此次网商大会,马云首次回应顺丰菜鸟之争——当时身在法国的马云与日理万机的王卫对这场争锋均不知情,事后了解原委后,均表示“双方合作一直很好,中间有一点摩擦很正常”,马云同时强调,“顺丰是一家好公司,提供了很好的品质服务,除了价格贵了一点”。

在本届网商大会,在回应主持人关于“阿里对数据的掌握与分配”这个问题时,马云表示,阿里的确在战略选择上,将未来押在大数据。

据雷锋网了解,过去八年,阿里巴巴把自己从电子商务转型成为一家数据公司,提供数据的计算,提供数据的服务。但即便如此,马云认为今天的数据体量,是未来的亿分之一都不到,现在讲所谓的垄断、霸权,元元没有开始。

而针对于来自物流企业的担心,马云表示,阿里巴巴自己不做快递,跟任何一家快递公司、物流公司都不存在竞争关系。“从第一天我们参与物流就表示了不做快递,不能把别人的饭碗都抢光。阿里巴巴体量已经这么大,如果只追求自己的未来、追求自己的利润,一定会被社会淘汰,所以要花最多的精力去分享。

6月26日,百世物流曾经向美国证监会提交了招股仿单,方案募资不超过7.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1.3亿元。据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查阅资料,据招股书中提到的股东持股情况显示,阿里巴巴以23.4%的持股比例为其最大股东,第二大股东是创始人周韶宁,持股比例14.7%。此外,阿里旗下的菜鸟网络持有5.6%的股份。

阿里与百世汇通的亲密关系,除了股权结构之外,还体现在阿里赴美上市时,还特意将百世汇通拉出来宣传一番。

根源于危机意识的行业升级

时隔五年,阿里重启网商大会,除了源于龙头企业的责任意识,更源于马云一直以来的危机意识。

今年3月,京东发布2016年财报,除了保持高增速外,最大亮点在于多年亏损终于扭亏为盈,一直以来重资产基础投入,终于走上正向循环。

据其财报显示,京东2016年全年交易总额(GMV)达到了658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了47%。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Non-GAAP)净利润达到10亿元人民币。2015年全年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Non-GAAP)净亏损为9亿元人民币。而阿里巴巴集团公布的2017财年第二季度(2016年第三季度)财报中,阿里首次未披露其GMV(交易额)数据。

而刘强东也在年会时提前喊话:“我坚信,在2021年之前,最快2020年,京东商城将成为中国第一大B2C电商平台。”

更大的潜在威胁,来自Amazon。

6月末,亚马逊便开始了在中国国内的首届Prime会员日预热。从7月10日下午5点到7月12日下午3点的46个小时期间,中国的亚马逊Prime会员将可一站畅购来自亚马逊中国及亚马逊海外购的数千个国际大牌,数万个超值Prime会员专享优惠。

Amazon Prime会员再多,也多不过5亿注册量的淘宝用户。威胁阿里的,是Amazon对线下商超、零售的布局。

MKM Partners分析师Rob Sanderson所撰报告显示,亚马逊基本上在“吃零售业”,随着实体零售销售的下滑,亚马逊市场份额在增长,亚马逊和零售店之间的差距在过去一年中尤为突出。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亚马逊占比美国零售总额的5%,其中不包括食品。如果能够占据美国现有生鲜零售市场的10%,就是接近千亿美元的收入,相当于再造一个亚马逊。

6月6日,亚马逊宣布斥资137亿美元收购生鲜杂货零售商Whole Foods Market(全食),这是亚马逊历史上最大的收购案。此外,亚马逊从2014年起,就将建设物流平台作为重要战略目标,以降低不断增长的物流成本。从干线物流到终端配送,其终端配送目前已在美国12个大城市展开,除了自有商品以外,还提供第三方送餐服务。

这样的体量与布局,虽说在移植到中国国内时要上交不少的成本,但的确是阿里目前最需要警惕的潜在威胁。

纯电商的没落与“五新”阿里的崛起

阿里巴巴CEO张勇表示,2004年阿里开始做网商大会时,那是PC互联网的时代,每个人都把PC当成一个互联网的入口,把鼠标当成钥匙,进入到互联网。

到2012年办第九届网商大会时,刚刚开始进入无线互联网时代,每个人开始将滚屏、点击作为进入互联网的钥匙。

下一个时代是什么?下一个从实物世界通向互联网世界的钥匙是什么?也许是语音,也许有更多,未来整个互联网在不断发生变化。但显而易见,阿里已经开始从五个领域提前准备。

有个商业术语,叫“二次曲线”,即观测数据随时间变动呈现一种由高到低再到高(或由低到高再到低)趋势变化的曲线。而衡量伟大公司的一个重要参照系,即是能否沿着时间轴持续下去,并通过不断发现二次曲线保持创业的本能。直白地讲,即是不断发现危机、挖掘行业趋势、果断跳出安逸区。

以阿里巴巴为例,如果说,简单地提出“新零售、新金融、新技术、新制造、新能源”的五新概念还太过表面,那么设计研发无人超市、无人咖啡店,提出代号“NASA”计划,则是落到实地的革新举措。

2017年阿里财报中,阿里的云计算、数字娱乐、创新及其他业务,较去年同期的增长均超过其电商业务。本次网商大会,更多的是阿里用“新零售”取代“电商”标签、“五新”概念拓宽阿里业务的提前布局。总而言之,“五新”并不新,它们本身就留存于阿里巴巴自身血液当中。此次马云将其提炼并广而告之,说明阿里为推翻纯电商格局、自我革新布局,已经基本做好准备。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