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元LV,10元Prada?共享奢侈品大概率是一个伪命题
时间:2018-06-20 08:59 作者: 小汐 来源: 39度
资本的肯定总是有资本的出发点,但不得不说的是,从租赁角度看,“共享奢侈品”很有可能是个伪命题,而共享平台的真正奥义则在于“二手交易”范围下的买卖、养护、社区、甚至金融工具。...

小公务员的妻子玛蒂尔德为参加一次晚会,向朋友借了一串钻石项链,来炫耀自己的美丽。不料,项链在回家途中丢失。她只得借钱买了新项链还给朋友。为了偿还债务,她节衣缩食,为别人打短工,整整劳苦了十年。最后,得知所借的项链原是一串假钻石项链。

这是法国作家莫泊桑创作于1884年的短篇小说《项链》所讲述的故事。这样的事情放在2018年,或许就不会发生了,因为“共享奢侈品”平台的出现,可以让人快速地以非常低的价格“租”到奢侈品,并且这些平台声称,所有商品都有多到工序验证真伪,绝不会出现假货。

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以“共享奢侈品”为由头的平台相继获得融资。

去年6月,奢侈品包包租赁平台包租婆,完成了数百万天使轮融资;去年9月,闲置包共享平台“百格”获得来自于天使投资人吴彬、程洋湜、道生投资等的近千万元种子投资;去年11月,奢侈品共享服务平台“星洞”完成1500万元天使轮融资,青山资本领投。奢侈品包包租赁平台有喵完成1500万人民币Pre-A轮融资,投资方为 JadeValue 、梅花天使创投,此前,公司已获得来自盈动资本的300万人民币天使轮投资。

而2015年创办的中高端闲置品共享平台“心上”则先后获得了天使轮投资,15年7月获得来自愉悦资本、星瀚资本的A轮投资,2016年11月,完成了由北极光领投的B轮融资,今年1月9日,“心上”宣布获得了由GGV纪源资本和愉悦资本共同领投、北极光创投跟投的5000万美元C轮融资,创下中高端闲置品交易平台行业融资纪录。

资本的肯定总是有资本的出发点,但不得不说的是,从租赁角度看,39度发现“共享奢侈品”很有可能是个伪命题,而共享平台的真正奥义则在于“二手交易”范围下的买卖、养护、社区、甚至金融工具。

租赁是个噱头

你会每天花10块钱去租一个奢侈品包吗?

先来还原一下在网上租包的场景:

你先登陆一个共享奢侈品平台,手机注册,然后实名认证(需要输入身份证),然后你开始逛,看到一个满意的包,确认下单。如果你不关联芝麻信用,你需要支付押金(一个Prada大约2000元左右押金,根据包的原价有所不同),支付完押金,下单完成。快递会把你预定的包送到你面前(根据平台物流的情况,快递到家的时间各不相同,普遍在1~3天)。

好了,你心满意足地使用了租来的奢侈品。之后,你要归还它了。于是你打开app预约快递员前来收货,快递员收到之后寄回平台,平台收货之后进行评估,若包没有问题,则将用户押金原路退回。

整个过程看上去一气呵成,但实际上,对于平台来说,每一个环节都是坑:

1.需求

人们为什么要租包呢?租包的需求究竟有多大?

租包的人主要有两种出发点:第一,对奢侈品有向往,且现阶段的收入无法匹配这样的向往;第二,对奢侈品有向往,现阶段收入可以支持其购买一定的奢侈品,但同时希望能以较低的代价,用各种不同款式的奢侈品。

对于第一种出发点来说,租包是个低频率事件,只有到了需要“虚荣”的场合,才会有租包的需求。第二种出发点则是日常的,用户习惯是把平台当成自己的云端衣柜,但有这种出发点的用户数又是少数。

从原点看,租包就是一个“伪需求”,是“消费降级”。租包在心理上忽视了购买欲和占有欲,以及清洁卫生问题。

也许有人会用日本、美国的市场情况作为对标对象。的确,美国的奢侈品租赁平台由来已久,美国奢侈品租赁平台Rent the Runway提供高档品牌的服装、饰品、手包等租赁服务,覆盖全美600万会员,并且在2016年销售收入达到一亿美元,是盈利的。

但不要忘了,日本美国奢侈品租赁市场发展势态良好与他们的国民消费习惯分不开。根据《南方周末》报道,家庭净资产在100万美元至1000万美元的美国中产阶级中有84%的人称购买奢侈品时不是随心所欲,而是选择在降价促销时捡便宜货,他们更多是以租代买的方式享受奢侈品。

而国内,奢侈品租赁其实在2013年前后就有过一阵子创业潮,当时还是主打O2O概念,但并无成功者,2013年8月,一款名为“美可网”的奢侈品租赁的网站上线,然而该网站在当年已经关闭。

另外一个坑在于,租包这件事很难口碑发酵,设想小丽租了一个奢侈品包在Party上大放异彩,她会主动跟姐妹们分享这是她租的包吗?

2. 货源

假设获客不是问题,进入到留客环节。

一个租赁平台肯定是要丰富自己的货架的,如果用户来了,包的款式很少,选不到自己满意的,那她很可能就会走了。但货架丰富的代价就是一笔很大的成本,同时,这些包还面临收过来的物流成本、维护保养成本、仓储、折旧的成本,比如有喵租包在杭州未来科技城有个将近3000㎡的鉴定洗护仓配空间,这是用地成本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随机查看了两家平台在6月18日晚间21点的情况:心上,可租的包一共148款。百格,可租的包一共16款。

可租量其实并不多。

事实上,绝大多数奢侈品品牌是不会授权电商去“租赁”他们的商品的。因此货源绝大部分是两个来源:B端直采和C端回收。

直采很好理解,就是平台直接购买。

C端回收则是用户的包收到平台进行寄租。以“有喵”的用户寄租为例,用户添加有喵的客服微信,把需要寄租的包拍照发给客服,客服通过确认好符合要求可寄租的包,用户把包寄给有喵,包上架,分收益。

但据有喵透露,其平台上的包源,大部分还是直采。如果包包的主要来源B端直采,意味着成本投入巨大,回本周期会非常长,从而陷入到“共享单车”的困局中。

而用户寄租虽说是一个盘活闲置物品的很好的概念,但操作起来,困难非常多。这也牵引出下一个问题——如何鉴别包的真伪。

3. 鉴定

平台收到了货源,需要确保商品是真货,对于固定渠道来说,比较容易。但对于用户委托寄租寄售的奢侈品,平台的鉴定能力就遭遇了考验。

平台也会担心正品包出租出去之后,还回来的是假货。大多数平台采取在商品中封装RFID防伪标签的方式。可以预见的是,如果平台和用户之间有什么纠纷,这个环节一定是最有争议的。

对比日本,日本的二手奢侈品行业相对规范,经营者需要政府认证,另外整个行业有比较完善的鉴定、评估和培训体系。

4. 洗护

二手奢侈品租赁中对于产品的维护还涉及到保值以及后续的售卖,百格的朱烨表示,会在每一次回收之后对产品做基本的护理,每流转10次做相对深度的维护,现阶段的维护由第三方提供。

这又是一笔开支。

5. 物流

目前大部分平台都采用顺丰快递,除了包租婆选择了自营,所有商品都由包租婆派送专员送货上门。对此包租婆表示,这是基于商品价值的考虑,平台不断加强线下风险把控力度,从包装到流程,包括专业话术和派送员的态度都形成了标准化体系,并确保被员工精准执行,为用户提供优质服务。

至少自建物流真的是一件非常重度的事情。快递距离、发货速度都很难在短期内提升到顺丰的水平。

不过,这些平台基本上都做到了当天或隔天发货。

6. 资金链

就算以上所有问题都解决了。共享奢侈品租赁还有一个整体的挑战——不同于二手车、二手房、共享单车,包包是快消时尚品。各种新款式迭代速度很快,其流行与过时的时间差都相对短暂。如果大量的奢侈品包包和服饰在租赁期间没有回本,但许多新款就会出来,旧款被共享的几率会迅速滑坡。因此,包包的选品、供应的质量、数量、速度是核心的挑战。

除了款式(SKU)是否丰富,包包的“动租率”很重要。那些没有被租的包怎么半呢?它们可还占着库存的位置,库存也是一笔大开支。这么多包,存放在哪儿呢?仓库也是有租金的。

二手交易才是真正奥义 

光靠租赁绝对是赚不到钱的。

假设一款2万元左右的包,平台花1万元购入,一个月租金算10元/天乘以30天,租满的情况下一共300元,平台收回投资至少要1万/300=33个月,这还没有算运营成本,以及款式过时导致的空置成本。一个包没有两三年,根本收不回投资。2~3年连本金都不一定能收回的项目,为啥会有人前仆后继地涌入?

他们并不傻,他们是看到了共享奢侈品背后巨大的二手交易市场。上述平台均在奢侈品租赁之外拥有奢侈品二手交易的业务。

单从租赁来看,共享奢侈品和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共享按摩椅的商业模式没有什么区别,自己投资大量的资金购买这些产品然后再共享,获得押金之后可以用押金去理财。

单车、充电宝、按摩椅共享完不能卖给用户,但包包可以。实际上,共享奢侈品其实和二手车的模式非常相似。

《2017中国奢侈品报告》显示,2016年共有760万户中国家庭购买了奢侈品。中国消费者的奢侈品年支出超过5000亿元,这相当于全球三分之一的奢侈品被中国人买走。另据媒体引用的不具出处的数据显示,从2007年至2016年的9年间,国内二手奢侈品包包存量超过一万亿元,但进入二级市场的包包数量仅有3%~5%。

这也就是说,二手奢侈品交易是个巨大的待开垦市场。一旦二手交易跑通,奢侈品租赁的货源、库存问题也会迎刃而解。同时还能帮奢侈品品牌清库存。

参考二手车的交易,二手奢侈品交易也可以有以下两种主要形态:

1. 网上交易平台:按包收取检测费、交易服务费

网上竞价交易模式主要是以中介机构的角色出现,通过为买卖双方提供包的保障、支付保障等中介服务,保障二手包在线交易顺畅实现。其盈利模式主要来自检测费、交易服务费等。其优点是交易双方能够不受时间和地点的约束完成交易,交易成本低,信息透明,效率高,其难点是信用体系的维护及持续优化。

2. 简单收购模式:作为“中间商”赚差价

直接买进卖出模式, “收购”模式,利用网络平台对奢侈品进行收购,然后再利用平台或其他方式转卖给消费者,收取差价盈利。该模式是一种重资产模式,对资金的需求规模和周转性要求较高。强大的资金需求为该种模式构筑了资金壁垒。但缺点是风险较高,规模达到一定程度后,资本运作的风险较高。另外,如何实现交易的跨区域流动也是该种模式面临的挑战。

而二手奢侈品平台的优势在于,在假货、A货(高仿品)横行的中国市场,“保真”是用户的刚需,因此不容易出现用户绕过平台自行交易的情况。鉴定、护理、维修等,增值服务的准确把握和落地是奢侈品平台成功的关键。

但至于二手车、二手房惯用的金融手段——分期贷款,二手奢侈品因为客单价相对低,则很难跟进。要知道在二手车行业,放贷才是大收入来源。单凭商品交易,除非量巨大(比如闲鱼、转转),很难做大收入。这就导致了所谓共享奢侈品、二手奢侈品难以盈利的窘境。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