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以日本为镜
时间:2018-07-03 09:54 作者: 卓玥 来源: 39度
每当中国球迷看日本队踢得好,感情是总复杂的。由于历史原因造成的民族情绪依然存在,但作为文化相近,人种一致的两个国家,中国球迷有经常在日本身上,看到东亚人在世界舞台上的可能性。...

一度 2:0 领先的情况下,日本队还是吃了身体的亏。在比利时的高空轰炸下,最终 2:3 不敌对手,止步 16 强。但这也是亚洲球队在本届俄罗斯世界杯的最好战绩了。

每当中国球迷看日本队踢得好,感情是总复杂的。由于历史原因造成的民族情绪依然存在,但作为文化相近,人种一致的两个国家,中国球迷有经常在日本身上,看到东亚人在世界舞台上的可能性。

过往很长一段时间,日本足球需要仰望中国足球的背影。直到 92 年,日本借主场之利拿下了亚洲杯冠军,才第一次被视为强队。

我们很熟悉的一句话“只要XX就能出线”,现在是国足的梦魇,但在当年,这个噩梦属于日本。1993 年,巴西世界杯预选赛,日本最后一轮战胜伊拉克便可出线。90 分钟内,日本凭借中山雅史和三浦知良的进球 2:1 领先。但在最后时刻,奥姆拉姆·萨姆兰的头球让日本队饮恨预选赛。

同一年,在“日本足球教父”,前国脚川渊三郎的努力下,日本J联赛开踢,日本足球步入职业化。

伊拉克队当时在第一阶段的比赛里面,正是压着中国出线。那年中国足协的实际负责人,足协副主席,同时也是前国脚的王俊生,找来了德国教练施拉普纳当国足主教练。后者一度成为了中国人民的好朋友以及春晚的座上宾。但在伊尔比德客场以 0-1 不敌“鱼腩”也门队之后,人们发现了他只是一个三流教练,风评也就变成了德国江湖骗子。

在王俊生的斡旋下,一年之后中国足球也迈入职业化,甲A联赛开踢。起码在这个时候,看起来中国足球和日本足球是同步的,双方都有美好的未来。

但当时中国球迷选择性的忽视了两点:其一,日本职业足球虽然刚刚起步,但是从 1917 年起就有了日本高中足球大赛,除了二战时从未停摆,日本战败后一年便恢复了赛事,校园足球基础深厚。其二,日本足球当时就已经确立了效仿巴西,学习传控技术流打法的路线。从规划巴西球员拉莫斯,到邀请巴西教练法尔考,异常执着。

当时王俊生提出了《中国足球事业十年发展规划》(1993年至2002年)里主要提出了:男子国家队在世界杯赛上进入前十六名 (当时世界杯决赛参赛队为24支),奥运会上进入前八名;女子国家队在世界大赛中进入前三名;国内各主要甲级足球队达到亚洲先进足球俱乐部水平。必须要承认,虽然离目标仍然有一定差距,但是这份计划完成程度还比较可观。

之后,在 2001 年,闫世铎主持了第二份十年规划,基本没实现。2009 年,韦迪主持了第三份规划,基本告别了进军世界杯的目标。

而 1996 年,川渊三郎同样提出了一份《J联赛百年构想》,和网上盛传的不同,实际上这份文件并没有具体提及日本国家队的成绩,重点放在了拓展俱乐部数量,球场设施的建设与开放,与棒球等其他运动跨界合作等等。其核心理念是“用运动使日本变成更幸福的国家”。核心在增加草坪面积,让更多的人参与到足球中来。

我们熟悉的日本 2050 夺取世界杯的目标,其实是 2015 年,日本足球已经收获了两代优秀球员之后,才提出来的。

20 多年后的俄罗斯世界杯,西野朗换上长谷部诚稳定局势,与波兰踢默契球,保住 0:1 的败局以求出线,表现了什么叫“逃避可耻但是有用”。新华社专门撰文指出:“日本队虽然晋级,却输掉了来自足球世界的尊重”。

有网友吐槽:多希望中国足球有一次在世界杯上,让足球世界不尊重但是出线的机会。也多希望中国队能够站在世界杯淘汰赛上,与比利时这样的强队酣战一场,哪怕最终被绝杀呢。

而一些老球迷难免想起了一段往事:

1996 年的亚洲杯,日本队和中国队也曾经踢了一场默契球,小组赛最后一轮,当时积 6 分的日本队,和积 3 分的中国队都是只要打平就能携手出线。比赛还剩最后两分钟,连日本的解说员也已经开始磨洋工:

“中国队显然是不想进攻了,恩,这样也好,反正两队都可以出线了,比赛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现场球迷当然嘘声四起,或许是受此影响,中国队后卫张恩华在比赛还有 40 秒结束的时候放弃控球,向前开了一个大脚,将控球权交给了日本队。

日本队无精打采的来回倒了 6 脚球,然后分到左路。左后卫相马直树插上一脚射门,门将区楚良注意力不够集中,他将球扑了一下,却没能阻止进球。

进球后,相马直树的脸上懵逼甚至大过惊喜。后来他承认,那一脚是蒙进去的。

1996 年仿佛也成为了中日足球的分水岭。此前,日本足球界普遍认为,其国家足球水平还不如中国,尤其是身体素质方面。日本决定效仿巴西技术流打法,也有出于身体素质不够,扬长避短的考虑。但此后,日本终于能以亚洲强队自居。

同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如今的日本国家队主帅西野朗带领日本国奥队参赛,在橘子碗球场爆冷 1:0 战胜拥有罗伯特·卡洛斯和里瓦尔多等球星的巴西队,被媒体称为“迈阿密奇迹”。

那只日本国奥队的主力有中田英寿和川口能活,他们随后与较为年长的中山雅史、名波浩一起,一血 94 年预选赛的前耻,帮助日本队首次杀入世界杯。

那届世界杯预选赛,中国队阵容齐整,原本也是出线热门。但在戚务生的率领下,上演了“金州惨案”。从第一轮 2:0 领先却最终2:4 败于伊朗开始,一路不顺,最终差伊朗一分,小组第三出局。

而日本队随后正是在附加赛中战胜了伊朗,拿到亚洲区最后一张门票。

98 年法国世界杯上,日本连续负于阿根廷、克罗地亚和牙买加,三败出局。但在那个信息还比较闭塞的年代,日本队员借此获得了一个向欧洲俱乐部展现自己能力的机会。世界杯结束之后,名波浩加盟意甲威尼斯,中田英寿加盟佩鲁贾,小野伸二去了荷甲费耶诺德,日本第一批留洋热潮逐渐展开。

中国球员也几乎是在那个时候开始留洋。范志毅在当时还处于英甲(次级联赛,那时还没英冠)的水晶宫甚至当上了队长,孙继海也跟着加盟到水晶宫。最让人激动的还是杨晨,他在加盟法兰克福的首个赛季打入了 8 球,帮助球队保级。他至今仍然是中国留洋球员中进球最多的球员。

但对中国足球来说,好消息并没有持续。39度发现四川全兴中场马明宇趁着留洋热潮,也来到了中田英寿所在的佩鲁贾,差不多同一时间,韩国前锋安贞焕也加入了球队。三人后来的命运,仿佛预示了后来三国足球的发展。中田英寿因为表现出色,以 1700 万美元的价格转会罗马,创造了亚洲球员的身价纪录。安贞焕通过稳定发挥,成为了佩鲁贾的常规主力。而马明宇未能代表佩鲁贾打哪怕一场比赛。

2000 年亚洲杯半决赛,中国 2-3 负于日本。比赛最后一分钟,后来因假球案入狱的祁宏搏命冲顶,与川口能活撞在一起,当场失去意识。半小时后他在医院里醒来,第一句话问的是:“那球进了吗?”

那球没有进,日本队进入决赛,并击败沙特首次夺得亚洲杯冠军。但一年后在沈阳五里河,中国队却史无前例的打进了世界杯决赛圈。与日本初次参加世界杯时一样,中国队在世界杯上迎来苦涩的三连败。作为东道主的日本则两胜一平首次打入世界杯淘汰赛,接着一球小负后来的季军土耳其。

而在小组赛里,土耳其打了中国一个3:0。

这一年,川渊三郎卸任J联赛董事长,转而担任日本足协主席。而王俊生则已经在两年前,因为黑哨假球问题失信于人民和领导,离开足协,挂上了中体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的闲职。

接下来的 2004 年,中国作为东道主,杀入了亚洲杯决赛,对手依然是日本。中田浩二的手球进球让中国队心态失衡,随后李毅单刀不进,玉田圭司补时杀死比赛。在中国足球的福地工体,中国队与冠军失之交臂。

当时的国足主帅阿里汉说:“我们有能力与日本一较高低”。但遗憾的是,这场比赛成为了国足最后一次在大赛上与日本正面对决。此后,日本足球迎来人才井喷,中国足球则彻底跌入谷底。

有好事者说,04 年亚洲杯决赛,类似于甲午海战。双方各携洋务运动与明治维新的本事作战,看似齐鼓相当,打起来惊心动魄,但输赢其实早已注定。

从此之后,两国足球历史进入了不同进程。日本球员大量旅欧,国家队层面逐渐开始挑战欧洲和南美列强,寻找黄种人在世界足球之林中的生存空间。而中国足球,正如范志毅所批判的那样,开始在泰国、越南和缅甸面前找优越感——有时还找不上。

甲午海战之后,中华民族用了半个世纪的时间洗刷屈辱。而在足球场上的这份屈辱,希望能够过去得快一点,再快一点。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