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去了硅谷,两年之后你的生活会是这样
时间:2018-07-13 11:45 作者: 卓玥 来源: 39度
公司之所以失败,可能是因为推崇 " 开放办公 " 概念,公司的数据库对黑客来说是开放的。也可能是因为你不知道到底有谁真正在工作。照你的理解,你的许多同事都在亚马逊买东西,在 Slack 上聊天,观看世界杯。...

你在一滩水里醒来,那时是凌晨 5 点。

抱歉,不是水,是尿。你知道那是尿。你的孩子最近一直失眠,他睡在你们夫妻二人之间。昨天晚上你决定懒一下,都装聋作哑,对床上湿湿的一片不理不睬。没关系,稍后总会有一个人去处理的。

你再也无法入睡。你打开 Headspace App,想让自己平静 10 分钟。你不知道冥想到底有没有没用。真是无聊,脑海里能想到的只有 Instagram。虽然如此,感觉还是不错的。本来还可以再睡几小时,现在你可以将时间拿来找工作,在 LinkedIn 网站寻找。没办法,你之前创办的公司失败了。

你做商务拓展工作。你们请了一位 27 岁的 CEO,他之前没有管理过企业软件创业公司,他没有打理好,公司垮了。为什么会这样?你想了想原因。

企业的确制定了 " 不招自负者 "" 不招缺德鬼 " 的政策,但是他并没有受到两项政策的约束。

公司之所以失败,可能是因为推崇 " 开放办公 " 概念,公司的数据库对黑客来说是开放的。也可能是因为你不知道到底有谁真正在工作。照你的理解,你的许多同事都在亚马逊买东西,在 Slack 上聊天,观看世界杯。应该在周五时将办公空间(每平方英尺要 75 美元)转租,因为那天没有员工来。

无论怎样,现在生活更好了。忘了创业公司吧,它不适合你。这种生活已经结束,你必须习惯。你已经 35 岁,你未能获得退出公司的机会(拿到钱,比如出售股份,退出公司)。你没有自己的房子,现在你告诉别人说,租房是 " 长远计划 " 的一部分,因为更有弹性。你一直认为自己是失败者。

你发现自己还有一些时间,比预想的多。

你将孩子送到小学。父母是复杂社会等级的一部分。这是一所公立学校,但是每个季度你都会碰到 " 捐赠 " 活动。你遇到了 Janice,在父母拍卖会上,她喝醉了,花 2.5 万美元拍下泰勒 · 斯威夫特的演唱会门票。一周之前,Dropbox 上市了。她有一些股份,你在脑海里计算她的净资产是多少。对于她来说,2.5 万元只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有许多父母 " 很酷 ",她正是其中之一。

Ferdinand 将孩子送进学校,大约 30 分钟,他来到操场。他喜欢和任何孩子的母亲聊天,他们会调情,他总是戴着网眼棒球帽。Ferdinand 不工作。你们击掌,拥抱。

你似乎觉得高中永远不会结束。

你在大公司找到一份工作。很大,这正是你需要的。你要去 Foster City 上班,比旧金山好多了。那里有人造垃圾填埋湖,里面有一些病态的鸭子,每天走过时,它们会鼓励你多去那里散步。这些鸭子有时会追着你跑,发出嘶嘶的声音,只是声音很低。你每天都要找地方吃年饭。

从此之后,你不再穿印有创业公司 Logo 的卫衣,你设了一道家庭禁令。你准备读读心理学著作《追寻生命的意义》(Man ’ s Search for Meaning),多读几次。

你再也不需要 " 兴奋 ",你喜欢的东西叫 " 枯燥 "。你的妻子现在已经迈向成功,她的创业公司已经腾飞。你是 " 垃圾股 ",她是 " 高增长股票 "。你已经接受这种地位的悬殊。

在会议上,你投入了许多时间。会议为每一天设定美妙的旋律。站着开会尤其不错。今天,你开了 3 次会,与相同的 4 个人开。你们也许应该将桌子拼在一起,这样一整天都会开会。

上周,有一次会议开得不顺利。会议结束时你说:" 谢谢,伙计们(Thanks,guys)。" 24 岁的发展经理喜欢自命不凡,回看他的一生,无非是在私立学校读书,然后到 Laguna Beach 度假,思考开什么颜色的宝马 3 汽车,这个家伙认为你不应该使用这个词汇,它会冒犯房间内的大部分人。你发誓要改。

你站在一块标语下,它宣扬的公司价值观是这样的:" 谦卑大于一切。"

你正在推进一个大期待,将所有工程工作全部外包给 East Bay 地区的企业。以前,你的公司将工作外包给印度人,但是他们查看公司 Twitter 帐户发布的假日派对冰雕照片之后,就会生产一种想法:应该获得更高的报酬。而且你自己也很担忧,生怕公司将你的工作内容也外包出去。在某个地方,肯定有某个人存在,他开的价格更低。

你的老板和你年纪差不多,他也没有退出公司,他老是回忆当年创业的光荣岁月。

好吧。你厌倦了。你上网,查阅与不动产执照有关的资料,你也许应该当一名房产代理人。你有一种感觉,似乎科技公司、投资资本家的目的就是将钱投向财产。如果你能跟两笔大钱沾上边,也许自己会捞到一些好处。

你查看当天的交易数据,也许能赚点小钱。如果购买加密货币怎么样?现在它的价格降下来了。Tim Draper 也许说得没错,最终价格会冲到几万美元。也许巴菲特是对的,加密货币没有价值。你在 Coinbase 开了一个帐户,但是没有投资的动力。当年 Facebook IPO 时,你应该买些股票,一直持有,这样你可能会赚更多的钱。

购买 Facebook 股票是一种 " 邪恶的举动 "。因为 Facebook 开发让人容易沉迷的产品,干扰选举。你删了 Facebook 帐户,但是继续使用 Instagram 和 WhatsApp。

你跑到 Instagram 打发时间。你看到 Arti 老是发一些相同的自拍照。你拍了鸭子的照片,放在上面,Greg 很喜欢,但是两天前你发信息给对方,现在还没有回复。没完没了的分页让你恼怒。当你发现 Story 可以告诉你谁在看你的故事,于是你开始用 Story 发帖子。你原本认为某个人讨厌你,当你看到他居然看了你的一则 Story,感觉不错。

现在你对自己的人际关系感到满意,晚上不会有那么多约会。你做了一些研究,研究研究如何让婚姻生活更美满。你读了 Cosmo 的一些文章,虽然说得不错,但是做起来太难了。你还读一些与多角恋、开放性关系有关的资料。Reddit 告诉你说,这样干很糟糕。你意识到,当你想提问时,谷歌总是能自动帮你完成一切。

无穷无尽的会议。在公司里,到底有谁在真正工作呢?可能大企业并不比创业公司好。你开始在 AngelList 寻找工作机会,来自创业公司的工作机会。你也许应该去 Box 或者 Salesforce 工作。Aaron Levie 在 Twitter 发的东西很不错,Marc Benioff 写的东西也很好。他们可能是出色的 CEO,没有自负。

终于熬到 5 点了,今天你不用去接孩子,晚上孩子由父母照看。你怨恨你的父母,为此还接收了几年的治疗,但是你却希望父母能帮你带大孩子,且做得更好。

你本可以叫你的保姆带,但她辞职了,她刚刚有了自己的孩子。你看到了她,住在一幢大房子里,她请了两个保姆。她开着一辆 Model S 汽车,而你呢?开一辆 Leaf。

如果有闲暇时间,你应该去哪个健身馆呢?今天去 Orangetheory、Barry ’ s、Core Power Yoga 还是 Barre Method?去上课的时候,应该听哪个播客?最后你决定听听 SoulCycle 以及 Michael Rapaport 的 I Am Rapaport:Stereo 播客。然后你会去 Sweet Green 沙拉店,以这样的方式结束平凡的一天,真完美。

你走进自己的公寓,对着 Alexa 下命令:播放 90 年代的嘻哈音乐。它居然打开邻居的单元。大约一个月前,你决定听一点新音乐。有人建议说听听葡萄牙音乐吧。你听了两首,放弃了,又开始听自己喜欢的老音乐。

你打开 Eaze App(一个大麻快递平台)。大楼里的每一个人都吸电子烟,但没有谁一起吸。送快递的人给你送了一袋东西,你却给他一种懦弱的感觉。你的妻子下班回来了。

于是你们开始交流,看看是不是应该离开旧金山去 San Diego(是不是到高通去工作),然后讨论去不去 Austin(德仪在哪里),还有洛杉矶(交通太不方便了),纽约(太自命不凡),芝加哥(太冷了),亚特兰大(不去),华盛顿 DC(太靠近政治家了),当你们说到波士顿时,已经迷迷糊糊在沙发上睡去,任由 Chapelle 的喜剧继续播放。

明天,你可以好好清理一下床上的尿了。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