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扎又被议员们“蹂躏”了5个小时
时间:2018-04-12 09:06 作者: 允杰 来源: 39度
北京时间 4 月 11 晚 10 点,Facebook 扎克伯格迎来了第二场听证会的考验,和昨天一样,这次的听证会也持续了长达 5 个小时。首先,扎克伯格对于 Facebook 如今的处境和问题做了一个提纲挈领的总结,他认为公司确实没有在隐私问题上做到最好。...

北京时间 4 月 11 晚 10 点,Facebook 扎克伯格迎来了第二场听证会的考验,和昨天一样,这次的听证会也持续了长达 5 个小时。

首先,扎克伯格对于 Facebook 如今的处境和问题做了一个提纲挈领的总结,他认为公司确实没有在隐私问题上做到最好。

也许是第一场良好的表现给了扎克伯格信心,在发言完毕以后,他自信地向议员们表示:你们有权向我提出尖锐的问题。

如他所愿,议员们也没有轻易放过他。气氛紧张而火爆,扎克伯格的回答屡次被打断,到处充满陷阱,议员们也在不断暗示罚款等问题,垄断、威胁国家安全之类的“高帽子”扣个不停。也许,看过外界相关评论以后,议员们不想让这个他们眼中的“毛头小子”太过得意。

议员:你是否愿意为了隐私改变商业模式?扎克伯格:……

一位众议员怒斥 Facebook 无时无刻不在收集用户的数据,这位议员还提到,即便用户离开了 Facebook 平台,依然难逃数据被监视的命运。

对此扎克伯格解释道,这是因为如今美国人用得最多的应用都是 Facebook 旗下的,和监视无关。不过扎克伯格也承认,出于安全相关的考虑,公司会收集没有注册 Facebook 的人的信息。

在这位议员看来,这样的举措和上个世纪的监视活动无异,并直接发问:你是否愿意为了保护隐私而改变商业模式?

小扎犹豫了一会,答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另一位议员问到:“谁会保护我们免受 Facebook 的伤害?”这个问题同样没有得到扎克伯格的回答。

Facebook 是一家科技公司,不是媒体公司,也不是金融公司

此前,就有评论家认为,Facebook 愈加强大的内容分发能力,已经使其成为了当今世界上最大的媒体公司。39度发现听证会上也有议员表达了类似疑问,对此,扎克伯格坚持认为 Facebook 是一家科技公司,虽然也会分发内容,也托管用户内容,但它不是一家媒体公司。

当然,二者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媒体公司的内容需要接受更严格的监管和审查,而科技公司不用,用户喜欢发什么是用户的自由。

但扎克伯格同时表示,愿意为平台上发布的内容负责。

另一位议员问到,你们可以在 Facebook 上进行金钱交易,那么你们是一家金融公司吗?

扎克伯格予以否认,但这位议员继续发难,称 Facebook 并不是出于技术目的而出售数据,而完全是通过数据创收,还称数据就是 Facebook 唯一的价值。

和快手们不同,Facebook 审查内容还是靠 AI

Facebook 另一受千夫所指的错误即是 2016 年的“通俄门”,昨天的听证会上扎克伯格就表示,运营公司最大的遗憾之一就是在 2016 年对俄罗斯的信息操作发现得太慢。

今天,议员继续追问扎克伯格,如今的 Facebook 是否具备分辨出境外势力的能力。扎克伯格并没有百分之百地保证,只是表示在不断努力,包括使用人工智能技术。

关于恐怖主义的担忧,扎克伯格回应称:恐怖主义内容 Facebook 没有容身之处,我们开发的两款工具,可以检测到 99% 的恐怖内容,比平台用户标记还要快。扎克伯格相信,这两个工具也可以用于检测其他危险内容。

他表示,目前平台有 200 名员工监测恐怖内容,同时还有人工智能技术辅助。不过和快手们 5000 人(党员优先)的庞大审核队伍比起来,200 人还是显得单薄了些。

另外,扎克伯格明确表示,不会预先审核用户发布的内容。

扎克伯格:我也是受害者,考虑起诉 Kogan 和 Cambridge Analytica

数据分析机构 Cambridge Analytica 算是此次风波的导火索,他们通过性格测试软件, 获得了超过 5000 万用户的隐私,并非法出售,被用于政治目的。

扎克伯格表示,自己也是此次隐私泄露事件的受害者,一位议员问到:“你的数据是否也被卖给了怀有恶意的第三方?”,扎克伯格回答说:“是的。”

一位议员问到,是否会起诉 Kogan 和 Cambridge Analytica, 扎克伯格回答道,公司正在考虑这一可能。

实际上,事件爆发以后,Facebook 一直在努力地撇清自己和第三方数据机构的关系,坚持声明自己并不知情,同样是受害者,起诉确实是表明立场的最佳选择。

尴尬依旧

当然,第一天的尴尬,在今天依然存在。议员们术业有专攻,很多对于互联网不怎么了解,扎克伯格还要兼任讲解员,向他们科普如今互联网商业的运作模式。此外,还有许多问题和第一天的听证会重复。

比如,一位议员问到,其他科技公司也会定向投放广告吗?扎克伯格略显无奈地表示:当然。还有议员表示自己的丈母娘刚刚跟他聊完一位过世的亲戚,他就在 Facebook 上看到了这位亲戚的账号……以及各种“朋友圈特色”的谣言,比如在 Facebook 上买处方药等等。

当然,听证会的目的还是达到了,双方进行了激烈的观点碰撞,并且各有理解与让步。扎克伯格承认需要监管来帮助 Facebook 控制内容,而议员也表示当下的监管措施确实做得不够完善。

一个惊人的巧合是,几乎在同一时间,中美两个当今世界的互联网大国,同时面临了隐私泄露与审查监管的考验,这也许是互联网飞速发展至今,不得不经历的阵痛期。

好消息是,第二场听证会结束以后,Facebook 的股价延续了第一场的势头,继续增长。

但是,良好的口才与临场发挥,就能换来更多外界的支持,我怎么有种在看大选的感觉?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