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亚迪11亿广告欺诈案:神秘内部人士出事了
时间:2018-07-16 11:24 作者: 卓玥 来源: 39度
7月12 日中午,比亚迪在官方微博发表了一则声明,称近期有个叫李娟的人,通过伪造公章的形式,冒充比亚迪的名义与多家广告传媒公司进行了合作。比亚迪对此并不知情,并且已经报警。...

7月12 日中午,比亚迪在官方微博发表了一则声明,称近期有个叫李娟的人,通过伪造公章的形式,冒充比亚迪的名义与多家广告传媒公司进行了合作。比亚迪对此并不知情,并且已经报警。

代理商欠款11亿跑路,伪造公章操盘3年,比亚迪毫不知情?广告公司“手撕”比亚迪大战,在刚刚过去这个周末引起广告圈、汽车圈、媒体圈以及广大投资者的广泛关注……

比亚迪(SZ:002594)11亿合同欺诈门的当事各方,没有完全说实话,他们只说了对自己有利的部分,没有交代事情的全貌。

自事发至今,其中不合理的情节越来越多。但它越来越指向操作此事的神秘内鬼,涉事的李娟等人,只是站在前台的白手套。

广告圈内资深人士认为,李娟就是个摆设而已。一个在4A圈内不知名的业务人员,一跃成为亿元大单的操盘手,这堪比比亚迪声明执笔人的水准。

李娟的老板与比亚迪的内部人士才是关键。

比亚迪没有直接付款

持续发酵中的比亚迪广告门欺诈事件,在3年的时间中,遵循着同样的轨迹在运行。

比亚迪与阿森纳俱乐部的合作清楚的解释了其中的运作模式。阿森纳俱乐部在最近的一则声明中说,正在调查此事,“并与此前参与启动这项合作的比亚迪高层代表们共同商讨此事。”

这则声明交代的关键信息是,比亚迪的高层曾参与了和阿森纳的合作。类似的情况,同样发生在比亚迪与莱昂纳多、比亚迪经销商的区域活动。

共性的信息是,比亚迪已经参与其中。39度发现在阿森纳与比亚迪的合作中,比亚迪汽车品牌公关部部长李巍与阿森纳签署了战略协议。在区域活动中,比亚迪的大区经理等留下了签字。

据分析,比亚迪与阿森纳的合作金额达千万级别,且阿森纳已经收到了合作的款项。比亚迪在声明中,也间接承认了事情的存在:李娟使用上海雨鸿文化的名义,“以资源赠送及优惠价格的方式”,促成了比亚迪与阿森纳之间广告宣传。

对于,比亚迪与莱昂纳多的合作、经销商区域活动等,各方都没有披露其中的细节。但这并不妨碍,这些都是即成的事实。

这其中共同的疑问是,这些比亚迪的合作方以及区域活动的执行方,不知道合作的费用是由哪一家服务公司予以支付的。但可以肯定的是,费用并非由比亚迪直接支付。

四个利益攸关方

现在,整个事件基本呈现出了四个利益攸关方。

一个是比亚迪广告和活动合作方,包括阿森纳、莱昂纳德、区域活动的参与方等。

他们是整个事件的被动参与方,阿森纳和莱昂纳达是在代理公司找到他们后,同意进行合作的一方,且已经拿到了合作费用。在区域活动中,无论是经销商还是其他参与方,都已经完成了相关的活动。他们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失。

一个是上海竞智等30余家服务商。

他们成为此次事件中的冤大头。在过去的3年中,他们持续的为比亚迪付出,特别是垫款。结果,这些付出不仅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而且比亚迪的声明更是让他们走投无路。

比亚迪在声明中说,“李娟等人冒用比亚迪高管身份,用伪造的比亚迪印章与任何单位或机构签署的合同,比亚迪均不知情,也与比亚迪无关”。

一个是比亚迪与比亚迪的上海比亚迪。

现在,王传福的比亚迪与上海比亚迪“在发现李娟等人的违法行为后,“已向上海警方报警。比亚迪成为受害者。

一个是李娟与上海比亚迪。

在整个过程中,李娟与上海比亚迪及其上海雨鸿之间的关系最为复杂。她在与上海竞智等服务商进行谈判时,被认定的身份是上海比亚迪的高管。而在比亚迪的声明中,她隶属于上海雨鸿而非上海比亚迪。

那么,事情的关键即是王传福的上海比亚迪、李娟的上海比亚迪、上海雨鸿的李娟与上海竞智之间究竟是怎样的关系。

谁在撒谎

王传福作为法人的上海比亚迪,把一直使用上海比亚迪身份的李娟,定义为李鬼。在比亚迪报案后,李鬼李娟已被采取强制措施。

上海竞智披露的信息显示,李娟一直以上海比亚迪华东区域总经理的身份出现,并与他们进行了一系列的合作。在合作过程中,使用的公章是私刻而成。基于此,王传福的比亚迪与上海比亚迪否定了那些曾经的合作。

根据比亚迪的声明,在李娟和上海雨鸿于2017年5月联系与比亚迪进行合作时,比亚迪并不清楚这家公司的情况,即便连办公地点等信息都不了解。同时,在不了解李娟与上海雨鸿的前提下,比亚迪选择了与之进行合作。

比亚迪同意与李娟及上海雨鸿进行合作的理由很简单,前者同意“以自有资源(广告及活动)试用及免费使用为切入点,主动与比亚迪联系并开展免费广告宣传”。

更为重要的是,正是在不了解李娟与上海雨鸿的情况下,在一系列由李娟及其上海竞智操作的比亚迪活动中,比亚迪方面的管理层以及比亚迪区域的管理人员都参与了活动。

这样以来,在面对上海竞智及其相关活动的比亚迪管理人员时,李娟就具有了上海比亚迪华东区市场部总经理和上海雨鸿代表(具体职位不详)的双重身份,而且这得到了双方的认可。至少,得到了上海竞智等公司和参与活动的比亚迪管理人员的认可。

这种状况从2016年上海竞智参与比亚迪的相关开始,直到事发。

成为李娟

李娟,成为神奇的所在。

在上海雨鸿的股权结构中,她根本没有出现。作为比亚迪的供应商,比亚迪在对外披露的信息中,也没有交代李娟在上海雨鸿中的作用。

现在看起来,李娟只是拿了上海雨鸿的公司名义与比亚迪进行了合作。在与比亚迪合作的过程中,李娟又使用了上海比亚迪市场部总经理的身份。

7月14日,上海竞智的微信公众号再次发布的信息显示,在李娟与上海竞智等合作的过程中,使用的是代收代付公司的方式为这些供应商付款。

这呈现出的局面是,李娟以上海比亚迪的名义分配服务公司的工作,又以与上海比亚迪和上海雨鸿没有关系的方式进行付款,从根本上切割了服务商与比亚迪、上海比亚迪、上海雨鸿之间的关系。

那么,在合作的过程中,王传福的比亚迪、上海比亚迪,是否向上海雨鸿支付过相关款项?在与阿森纳的合作中,比亚迪曾说以价格优惠的方式进行了合作,这个优惠价格的款项到底支付给了谁呢?

比亚迪没有说明。

此事更大的漏洞在于,在由李娟主导、上海竞智等执行的一些活动中,比亚迪或者上海比亚迪的管理层及其相关业务负责人,是参与其中的。

这又究竟是为什么呢?

李娟等3年来的经营,只是献身于比亚迪的自主事业,而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相关经销商方面的说法是李娟因价值1200万元房产资产来源不明而主动自首。)

知情人士分析说,李娟不可能是一个人在战斗。如果没有比亚迪内部人士的许可或者说默许,李娟的老板和上海雨鸿不可能有机会与比亚迪发生关系。“可以肯定,内部人士出事了”。

这样以来,走在台面上的李娟就首先成为目标。

不过,这仍然不是事情的全部。

合作媒体